心理學家發現“靈感”源自大腦“扣帶前回”

碰上難題,我們經常百思不得其解,但往往又會“靈光一閃”,心里豁然開朗。其中奧妙何在?日前,從在美國紐約召開的國際“人類腦成像”大會傳來消息,我國心理學家羅躍嘉、羅勁等對“靈感”發源地——大腦“扣帶前回”的發現,初步揭開“靈感”的神秘面紗。

“腦筋急轉彎”突破思維定勢

“靈感”的同義詞——“頓悟”在英語里用擬聲詞“Aha”(啊哈)表示,非常形象生動。據介紹,對“靈感”的科學定義可以追溯到上世紀初。1917年,德國心理學家柯勒發現了“頓悟”?insight?式的問題解決過程。之后,心理學家認為:人們對某一問題的解決存在一定的心理定勢,即形成一種固定的觀點或模式;只有打破這種不適當的假設,才能得到解決問題的方法——也就是常說的“腦筋急轉彎”。

關于“腦筋急轉彎”的經典題目很多,有一個是“三橫三縱九個點,要用一根線不斷筆地將它們連接起來,最多轉折三次,怎么辦?”要解決這個問題,把思維局限在九個點之間是不行的,必須讓線條突破某種既定的思考范圍(右下圖)。這正是所謂的“退一步,海闊天空”了??梢?,“頓悟”這一思維的突然轉變,正發生在思維定勢被突破的剎那之間,然后給人以恍然大悟的感覺。

歷史上,眾多科學猜想、新思想莫不從頓悟中得以誕生。1890年,普朗克提出量子假設后,許多人為了維護經典物理,對已有理論進行了這樣那樣的修修補補。只有愛因斯坦獨具慧眼,緊跟“感覺”、大膽想象,創立了“量子假說”,全新的量子物理學由此誕生。愛因斯坦一直說:我相信直覺和靈感。他的成功,正在于敢于打破常規、跳出思維慣性的束縛。然而,“頓悟”過程產生的心理過程和腦機制,人們至今仍一無所知。

實驗材料竟然是傳統謎語

為解開“靈感生于何處”這一謎題,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員羅躍嘉、羅勁領導的課題組,以傳統的謎語做實驗材料,用事件相關腦電位(ERP)和功能磁共振成像(fMRI)技術記錄實驗參加者的腦部活動,開展了相關的研究。ERP具有毫秒級的時間分辨率,而fMRI有毫米級的空間分辨率,二者的結合是目前腦研究技術的最佳組合。

羅躍嘉研究員介紹,實驗采用的謎語分為兩類。一類比較容易,例如“雖然它擋住了你的眼睛,但你看得更清楚了”(眼鏡)。另一類則較困難,例如“能挪走巨大的木頭,卻搬不動一枚小小的鐵釘,是什么?”(河流)。研究者認為,容易的謎語不會產生頓悟,可以作為“基線”;而困難的謎語將導致頓悟,采用一種“相減”的方法,用“困難”減去“容易”,得到的相減波形或激活區,就代表了頓悟產生的心理過程與腦內活動區域。

實驗中,心理學家們繪就了分別表示“困難”(或“有頓悟”)和“容易”(或“無頓悟”)的腦電波形,相減后得到一個波峰為380毫秒的負波,并找到這條“N380”(N表示英語詞Negativity——負性)波線在頭皮上的分布區域。偶極子分析表明,“N380”起源大腦“扣帶前回”區域,這與他們的fMRI腦成像結果完全一致(見圖)。

羅躍嘉說,DNA雙螺旋結構的發現者之一、1962年諾貝爾醫學獎獲得者Crick(克里克)曾經出版專著《驚人的假說》,認為意識的“靈魂細胞”位于大腦前額葉,但一直沒有找到明確的直接證據。我國心理學家取得的發現,為這一“驚人的假說”提供了科學證據。

眾所周知,創造性思維是人才創造力的核心,對提高和開發人們的創造力十分重要。心理學家告訴我們,創造性思維并不為少數“天才”所獨有,它是邏輯思維和非邏輯思維的有機結合。前者包括概念、判斷、推理,后者實際上就是想象、直覺或靈感。我國心理學家對“靈感”源泉的“勘查”和“發掘”,打開了揭秘“靈感”的大門,意義十分重大。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關注公眾號

微信公眾號

久久精品人妻少妇一区二区三区
<center id="g4qim"><small id="g4qim"></small></center>
<samp id="g4qim"><menu id="g4qim"></menu></samp>
<optgroup id="g4qim"><xmp id="g4qim">
<optgroup id="g4qim"><xmp id="g4qim">
<optgroup id="g4qim"></optgroup>
<code id="g4qim"><xmp id="g4qim">